中文版av

中文版av

用石膏者,因曼陀罗之性甚热,石膏能解其热也。按∶古方中硫黄皆用石硫黄,而今之硫黄皆出于石,其色黄而亮,砂粒甚大,且无臭气者即堪服食。

求愚延医,其脉象浮大,按之甚软。用时去槐条,将莱菔切片煮烂,调红沙糖服之,每服一枚,数服即愈。

遂用大黄、肉桂细末各一钱和匀,更用生赭石细末煎汤送下,吐血顿愈,恼怒之梦,亦从此不作。后至奉,接其来函言∶服第二剂,效验不如从前;至三剂,病转似增重。

”究之饮为稀涎,亦多系因寒而成也。或问∶养气虽能隔肺胞通过,亦甚属些些无多,何以当吸气内入之时,全腹皆有膨胀之势?

此方所用药品,二谷食,一肉食,复以沙糖调之,可作寻常服食之物,与他药饵不同。今人治劳喘者,多有取其花与叶,作烟吸之者,实有目前捷效,较服其膏为妥善也。

待炙至脐中发热,小便自通。临证者当细审肺司呼吸,人之所共知也。

Leave a Reply